【聚焦两会】以药养医大限已至?
2017-03-17 17:23

3月1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副主任王培安和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就目前市场普遍关心的医改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会上,王贺胜表示,按照计划,今年要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我国公立医疗机构将彻底告别“以药补医”时代,预计将再次为群众节省药品费用600-700亿元。

王贺胜说,全面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核心,就是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建立起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性的运行新机制。取消“以药补医”机制,是今年最难啃的“硬骨头”。而想要啃下这块“硬骨头”,重点就是要按照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路径破除旧机制、建立新机制。此外,还要充分保护和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健全医务人员绩效考核制度,健全医务人员的培训制度,拓宽其职业发展空间等。

取消药品加成

药价太高、以药养医,已经被诟病多年。在“以药补医”机制下,医院收入与药品收入直接挂钩,医院通过多开药、用贵药增加收入,不规范的诊疗行为难以避免。看病越来越贵,医患关系恶化,并形成灰色的药品购销利益链,影响了医药行业的发展。要打破“药品利益”,医院、医生、药商、患者、政府可能“一损俱损”。

对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指出,要“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全面推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方式等改革”。这一系列改革都指向了同一个目标,把药价降下来。

事实上,事实上自2009年新一轮医改以来,取消“药品加成”一直被作为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的突破口——2011年,在所有政府办的基层公立医疗机构取消了药品加成;2015年在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取消了药品加成;2016年200个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全部取消了药品加成。

公开的数据显示,随着取消药品加成,药品费用逐年降低,公立医院的药占比由2009年的46%下降到目前的40%。

而在公立医院改革方面,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公立医院改革处甘戈处长也曾提到,公立医院改革的推进,国家采取的是“分步走”的策略,县级公立医院改革2015年已全面推开,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在2010年启动了第一批17个试点城市的工作,2014年增加了17个城市,2015年扩大到100个城市,2016年扩大到了200个城市,覆盖了全国近三分之二的地级以上城市,形成了区域联动改革的良好局面。

今年,全国剩下的138个地市都要推开改革,实现全覆盖。这也标志着全国公立医院彻底告别“以药补医”时代,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两会聚焦以药养医

取消药品加成,推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就能真正打破以药养医机制?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指出,即使取消药品加成,但只要药厂和医院、医生之间的隐性利益输送还存在,以药养医问题就难以根除。长期来看,改革的方向是按病种付费。短期来看,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应配套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否则患者的就医成本仍会加重。

2015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沈阳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建议,用“以医养医”取代“以药养医”。在他看来,老百姓觉得看病贵,但是大家的钱没有花在治病上,而是花在药费、检查检测费上了,“以药养医”不应再继续下去,而应该代之以“以医(术)养医”,合理调整和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动价值的诊疗、护理、手术等项目价格,降低药品、检查、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使医疗机构通过提供优质服务获得合理补偿,使医生的付出得到合理的回报,通过合理控费让老百姓看病尽可能少花钱,这是医改的核心。

而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则指出,医改核心是破除以药养医,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处方外流。他认为,如果有了三方信息共享,就能最快、最好地促进处方外流。应当由商务部牵头,卫计委、人社部参与,通过第三方云平台、医保结算平台或患者医保卡等载体,逐步实现三方信息共享,这样可以将医疗机构、基本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社会药房纳入其中,实现系统对接、信息共享,保证电子处方信息不会被人为限制。

谢子龙建议,为切实推进“医药分开”,首先应当选择试点地区或城市,全面试行医疗机构不设门诊药房,医生开处方,由社会药房调剂销售药品,按照医保规定给予联网实时报销。同时搭建“三方医疗卫生信息平台”,促进医院处方外流,鼓励患者凭处方到社会药房购药,让患者能够通过终端查询、打印设备自由获得处方,自由选择购药地点。

历史与现实的原因、复杂而交错的利益,考验着改革的智慧、勇气和决心。破除以药养医的机制好处显而易见,但是,一定不是一刀切似的简单叫停,而是需要更多配套改革的跟进和衔接。未来国家如何改,我们将持续关注。